美航母问题频出 能否有效支撑其海洋霸权?

记者 郑菁菁 

司法拍卖是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重要手段,是维护司法权威,实现债权人利益的必要举措。但从司法实践看,司法拍卖也存在着贪污腐败滋生、司法拍卖混乱无序、效率低下以及违规操作、低价起拍、恶意串通等种种问题。这些问题的存在,严重损害了司法公信力,扰乱了司法拍卖秩序,损害了当事人的切身利益。为此,最高人民法院于2004年、2009年、2011年分别发布三个专门的司法解释,有力地规范了司法拍卖程序,推动了司法拍卖改革的发展,取得了积极效果。2013年民事诉讼法修改,司法拍卖的表述在法律层面有所变更,致使委托拍卖不再是人民法院进行司法拍卖的唯一选择,除委托拍卖外,人民法院也可以自行拍卖。这便产生了如何划分委托拍卖与直接拍卖之间界限以及如何进一步完善司法拍卖体制和机制等重要问题。为了解情况,笔者参加了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拍卖协会等单位组织的专题调研,在此基础上,从目前实际出发,我提出以下建议,供完善立法、司法解释、改革探索以及实际操作参考: (一)我国应当坚持以委托拍卖为主的原则 委托拍卖是由直接拍卖发展而来的,目的是为了克服法院自行直接拍卖中存在着的种种问题,尤其是腐败问题和技术专业化等较为突出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通过的各项有关的司法解释,也一步步地探索和完善着司法拍卖的体制和机制,实践证明效果总体上是好的。当然,委托拍卖中也存在着不够完善的地方,然而不能据此就主张回到法院自行拍卖的老路。尤其是,司法拍卖是一项专业性非常强的特殊市场行为,其以实现被拍卖标的物的价值最大化为目标。人民法院人力资源非常稀缺,专业性拍卖人士更是匮缺,如果司法拍卖的工作全部由法院行使,势必会影响法院的审判工作,而且也难以避免审判和执行不分所客观地存在着的弊端,由拍卖所导致的问题焦点会集中在法院身上。此外,委托拍卖还可以延伸法院的社会管理创新职能,积极推动拍卖行业的正常健康有序发展,从而为市场经济的发展提供有力保障。因此,我认为,应当坚持目前所实行的委托拍卖制度,并不断加以完善。只有在双方当事人都选择法院自行拍卖或者被拍卖的标的物价值较为确定且数额较小等极少数情况下,才由人民法院担负起自行拍卖的职责。 (二)实行司法拍卖的权力制约平衡 司法拍卖改革不能仅仅停留在技术改进的层面,更应该厘清司法拍卖参与主体的权责关系。人民法院内部应当建立起分工负责、相互配合、相互制约的内在管理机制;人民法院与拍卖机构之间应当建立起分工负责、监督配合的外部协作机制。具体来说,应当采用权力分离和制衡原理,将司法拍卖中存在的决定权、委托权、实施权、监督权等多种权力进行明确的分离,以实现司法拍卖过程中的权力制衡与监督,确保司法公正的实现。具体而言,司法拍卖的决定权应当由人民法院的执行部门行使,委托权由人民法院司法辅助部门行使,实施权由受委托的拍卖机构行使,监督权由人民法院、拍卖机构的政府主管部门、行业主管部门等共同行使。明确了权力,同时要配套建立各种责任机制,使权责统一。 (三)建立统一的司法拍卖平台 统一的司法拍卖平台是司法拍卖改革中出现的一个亮点,也是司法拍卖改革的大势所趋。最高人民法院的“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重庆模式中的“产权交易所”、上海模式中的“公共资源拍卖中心”、广西模式中的“联拍网”、淘宝模式等等都是实践中涌现出的司法拍卖平台。 统一的司法拍卖平台改变了各个法院、各个拍卖机构各自为政的局面,将一定范围的司法拍卖信息统一汇聚到平台上,扩大了司法拍卖的影响面,有利于拍卖标的价值的最大化。同时统一的司法拍卖平台将司法拍卖信息公之于众,将司法拍卖置于社会的监督之下,保证司法拍卖过程的公正透明,有力地遏止了司法腐败、暗箱操作行为的发生。值得注意的是,网络拍卖并不是独立的拍卖体制,无论是委托拍卖还是法院自行拍卖,均应当与时俱进,利用最新的网络电子化技术手段,为司法拍卖服务。 建立统一的司法拍卖平台应当坚持以下基本原则:一是司法拍卖平台必须具备相应的技术设备,能够为拍卖信息的发布、拍卖活动的进行提供必要而完备的技术支持;二是司法拍卖平台应当具备中立性,不得参与到具体的拍卖活动当中,不得参与佣金分配,只能收取部分服务费;三是司法拍卖平台应当由省级人民政府主管部门和高级人民法院联合确定,确定过程要保持公平、公正。 (四)完善司法拍卖的监督机制 任何一项制度的实施都必须有完善的监督机制,以前司法拍卖存在的种种问题很大一个原因便在于司法拍卖监督机制的缺失与不到位,所以在司法拍卖改革中要充分意识到监督机制的重要作用,建立并完善司法拍卖的监督机制。 在直接拍卖中,整个拍卖过程都发生在人民法院内部,其监督更应该严格。首先要确立上级人民法院对下级人民法院的监督工作。其次要确立人民法院的内部监管机制。最后,要加强直接拍卖的责任追究机制。 在委托拍卖中,人民法院和拍卖机构都会参与其中,监督机制应该针对不同的主体而系统地设置。人民法院作为司法拍卖的委托方,有义务针对其委托行为进行监督。同时人民法院作为司法主体,其司法职权也要求其对拍卖机构的具体行为进行监督。拍卖行业协会也应该加强行业自律,对参加司法拍卖的拍卖机构进行监督。对此可以借鉴上海模式,建立由多家部门和机构组成的监督委员会,共同对司法委托拍卖进行监督。与此同时,针对公共拍卖平台、评估机构、鉴定机构等也应当建立相应的监督机制。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林志玲婚礼行头

【重要人物】阿尼巴尔·安东尼奥·卡瓦科·席尔瓦(Aníbal António Cavaco Silva),总统。1939年7月15日生于葡南部阿尔加维省洛莱市。1964年获里斯本技术大学经济学学士,后获英国约克大学经济学博士。先后在里斯本新大学财经学院、葡天主教大学任教。系葡资深经济学家。1974年加入葡社民党。1980年任财政部长,同年当选为议会议员。1985年起4次当选为社民党主席。1985年11月至1995年11月担任葡总理。1996年首次参选总统失败,重返大学任教,同时担任葡萄牙银行顾问。2006年当选总统,2011年获选连任,任期5年。1987年4月访华时两国签署《中葡关于澳门问题的联合声明》。1994年再度访华。邓肯布置战术

■ 社论 呼格吉勒图案平反之后,理当对当初办案的公检法全链条追责,查出冤案的真相,追究所有违法办案人员和直接领导者的法律责任。另外,相关部门还有必要彻查并公布呼格吉勒图案平反耗时漫长的原因。 12月15日,备受瞩目的呼格吉勒图故意杀人、流氓罪一案终于有了再审结果,内蒙古自治区高级法院宣判,呼格吉勒图无罪! 案件明显存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呼格吉勒图却被草率定罪,送掉性命,这样的悲剧,揭示了刑事司法领域存在的痼疾。呼案为何会发生?无非源于四个因素——盘亘于一些办案人员脑海中的有罪推定思维、有的地方形同虚设的公检法相互制约机制、一些地方对于被刑讯逼供的漠视纵容、政绩驱动下的司法管理和司法评价模式。 呼格吉勒图的冤案终得昭雪,作为一次“迟来的正义”,它终究给蒙冤者洗刷了罪名和耻辱,也给生者带来了些许的慰藉。但纵观本案最近9年来的曲折平反路,我们很难感到欣慰,相反,在呼案本身尘埃落定之际,有必要探寻其曲折平反路背后的原因,打破“冤越深,越难纠错”的怪圈。 2005年,另案被抓的犯罪嫌疑人赵志红主动供述,此案系其所为。按理说,当“真凶”再现,呼案的平反应该很快在司法机关内部主动启动,可即便新华社记者多次写内参,中央领导多次批示,此案的复查一度进展缓慢。现实中,冤案纠错总是走在媒体之后,那些有着专业知识并熟悉案情内幕的当地司法人员,关键时刻当起了聋子和哑巴,类似的情节,在许多冤案纠错的过程中,都不鲜见。 呼格吉勒图案平反是否存在人为干预,我们不得而知。不过,根据媒体的报道,我们不难发现其中的一些疑点。例如,当2005年赵志红供述了自己是“4·09”案真凶后,原本保留在公安局的凶手精斑样本莫名其妙丢失。呼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曾透露,赵志红交代自己是真凶后,当年主管呼格案的领导,曾私自提审赵志红,也没有跟领导打招呼。赵志红案自2006年开庭后,休庭达8年,虽说在司法实践中,审判超期现象比比皆是,但像赵志红案超期8年的十分罕见。 不管当事司法机关面临怎样复杂的博弈,须知道,杀错人,比纠正普通案件更难,都有违司法公正。这给受害者及其家庭带来的伤害也是最深的。树立司法的权威,让民众信仰法律,不但要依法纠正那些冤错案件,同时也要打破“冤越深,越难纠错”的怪圈。让正义及时抵达,不要让正义在抵达的路上浪费太多时间。 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对干预司法机关办案的,给予党纪政纪处分;造成冤假错案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呼案平反之后,理当对当初办案的公检法全链条追责,查出冤案的真相,追究所有违法办案人员和直接领导者的法律责任。另外,相关部门还有必要彻查呼格吉勒图案平反耗时漫长的原因,查清背后是否存在非正常的人为干预因素并展开追责,并且向公众澄清具体的疑点所在,给公众一个明晰交代。追责彻底,这是对后来者最好的提醒和警示,不仅有利于防范冤案重演,也有助于打破“冤越深,越难纠错”的怪圈。 相关报道见A06版李菁菁宣布退圈

特多总理比塞萨尔在开幕式致辞说,欢迎王岐山率中国政府代表团来特多共同主办中加经贸论坛,相信论坛将促进加勒比国家和中国的友好关系和经贸往来。全球经济危机使加勒比国家不能再单纯依靠传统的贸易伙伴,必须拓展与中国等新兴国家的经贸合作。加中在旅游、农业、基础设施、金融、医疗卫生、新能源等领域合作前景广阔,相信双方的务实合作必将取得丰硕成果,造福各国人民。金鸡百花电影节

? 周恩来总理与所有普通人一样,都有着浓厚的家庭和亲属之情。但是,他的这份人之常情往往又表现得比较“不近人情”,他严以律己,廉洁奉公,把无限的关怀和浓浓的爱意融入到对家属亲戚的严格要求之中。林志玲婚礼行头

扫码分享到手机

  • 联通